緊急法之心,婦孺皆知!

正在櫃員機排隊的時候,剛才那位靚C9跟我說:「年輕人,你說那班示威者點解咁曳曳豬走去燒銀行?這有意義嗎?」

我說:「或者可能不是示威者做呢?要找出氣袋,係燒都燒差館先,什麼時候輪到你銀行?」

C9說:「你的意思是想說破壞者是另有其人?」

我說:「也不一定,只是有一種不詳的感覺,又覺得銀行的處理手法太露痕跡!」

C9: 「願聞其詳!」

我說:「想我說嗎?我就覺得奇怪,昨晚是中銀被人燒了,為什麼變成了匯豐也關門呢?這跟銀行不投放現金到櫃員機有何關係?就算真的是出於安全考慮,低調處理就是了,何必要那麼高調弄到銀行界發聯合聲明,雖知幾天香港沒有現金提取,那會造成多大的混亂,換著是你,到了星期二銀行開門,你會怎麼做?」

 

C9:「那我當然去銀行多拿一點現金吧!」

我說:「那如果星期二你發現人人都去銀行提錢呢?那請問銀行會不會擠提?」

 

C9:「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的!但要視乎情況!」

我說:「我就覺得銀行的發應太迅速了!好像早就知道這事會發生一樣,連演講稿都準備好!」

未提供相片說明。

 

C9:「你的意思是這裡有面大有文章?」

我說:「嗯!你知道嗎?其實扣除還債的款項,中國的外匯儲備已近乎枯竭了!國慶前那位香港媽媽還拍胸口保證不會立蒙面法,但一從北京回港就急著辦這件事,而且還不惜犯天下之大不諱去得罪市民,我覺得背後的文章極可能是外匯管制這一個要害點!緊急法一用,她就有可以找理由去凍結外匯資產,再參考去年那個明日大嶼,一口氣便花光香港的庫房,這兩件事連在一起,就不是一件普通的事了!」

 

C9:「聽不明白?」

我說:「就是說中國的經濟出現問題了,已經沒有錢可以用!中國現在負債纍纍,根本已到了入不敷支的地步!」

 

C9:「你的意思是說搞那麼多事出來,其實是為了經濟?」我說:「不敢斷言,但看情況似乎越來越像了!最近很多巨型企業被國家私有化,說白了就是充公,之前那部閘大大在2015年國內股災損失慘重,賠掉了幾代百姓的養老金,現在似乎他想進一步控制財權,如果香港的銀行擠提,那政府便有理由可以實施外匯管制,禁止資金流出,要知道香港是全球境外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,也是最大的結算基地,外資進中國,有超過七成以上的錢是經香港融資的,封了香港的賬,比封上海和深圳的賬更有效!」

 

C9:「但人民幣不行嗎?現在都說一帶一路,都說人民幣石油結算的?」

我說:「買石油可以用人民幣結算,但拿著人民幣你可以在世界上買來糧食嗎?即使人民幣的背後有黃金做背書,最多只能支持人民幣不貶值,但問題是你拿著人民幣買不到糧食喔!人民幣也不能夠在世界上買鐵礦石,人民幣在世界上也買不了水泥,人民幣在世界上買不到鑽石,就是說人民幣在世界上買不到其它國際商品,那外國人賺那麼多人民幣幹嘛?中國又不是糧食輸出國,其它的商品別說,但有吃才有法度嘛!這是最起碼的,總不能餓著肚子跟你做生意,所以為什麼美元叫國際貨幣?一場中美貿易戰,已把中國僅餘的利潤也擠壓出來,中國除了賣軍火,已幾乎沒有什麼賺錢的生意可做,賺到錢的生意如今都給黨充公了!如果阿爺的經濟泡沫破裂,那下一步就是政權崩潰了!」

 

C9:「年輕人,你說得太恐怖了!」

我說:「希望是我危言聳聽吧!但覺得智者千慮,必有一失,似乎有步棋步阿爺是用錯章法了!現在的香港猶如一個經濟火藥庫,是福是禍難言吉凶,只是心裡總是有點不安,希望上天祝福香港吧!」

//

以上內容皆為轉發,資料未經確實,只供備份參考。

上述內容並不代表本站立場

來源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hoto.php?fbid=10218697657646524&set=a.10201928513668405&type=3&permPage=1

Loading...